Posted on

回来大通市两天了,自从那天晚上离开以后,柳传奇就没有回过家。

懒得看那个黄脸婆,这两天都在小可爱身上渡过,今天才来矿里看看情况。

至于儿子的事情,他准备晚上回家再劝一劝,甚至他内心深处也有一种想法,说不定姜小白就不追究了呢。

那多好,儿子就不用进去了。

“叮铃铃。”

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把正在沉思中的柳传奇吓了一跳。

然后没好气的抓起了桌上的电话:“喂,谁啊?”

“柳老板,火气很大嘛。”姜小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。

柳传奇稍微疑惑了一下,就听出来了。

脸上的神情顿时就凝重了起来,内心深处的希望也落空了,姜小白打电话肯定不是请客吃饭,而是说自己儿子的事。

不过接下来,姜小白一句话就让他神经紧张了起来。

“怎么的?在小可爱身上都发泄了两天了,还有邪火没有发泄出来吗?”姜小白笑着。

吊带牛仔裙气质美女头戴草帽面容姣好咧嘴大笑图片

但是柳传奇感觉浑身都冰冷了,蹭的一下站起来,然后朝着办公室外边窗户看去。

想看看院子里是不是有人盯梢,那个装车的,那个打扫卫生的,还有外来的正在和销售科的人聊天的……

柳传奇目光从一个个人身上扫过去,看着哪个都像,可是哪个又都不像。

姜小白在盯着自己的,别人说话可能是随意的,但是姜小白肯定不会说这种无意义的费话。

姜小白知道自己和小蜜鬼混了两天,知道自己刚回煤矿里来了,自己办公室的窗户一打开,姜小白就打来了电话,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姜小白的监视之下。

柳传奇浑身发冷,太可怕了,自己竟然一无所知,那下边院子里的人,一定有一个是姜小白的人,到底是谁?

自己什么时候被盯上的……

柳传奇有些惊弓之鸟的样子,其实柳传奇在不在办公室,姜小白真不知道。

他就知道柳传奇去鬼混了,至于办公室窗户打开之类的,纯粹是柳传奇杯弓蛇影。

“姜小白,到底想要什么?”柳传奇颤抖着问道,他害怕了,谁一天二十四小时被人盯着也会感觉到害怕啊。

不过到底是回到大通市了,他多少还是有些底气的,这毕竟是自己的地盘。

“想要干什么,柳老板难道不知道吗?”姜小白反问道,这个小柳,真是胆子变大了,竟然敢直呼自己的大名了。

柳传奇一噎,他当然知道了。

“需要时间啊,我家里……”柳传奇话没有说完,就让姜小白给打断了。

“柳老板,那个和我没有关系,我只看结果,一天,我再给今天一天的时间。”姜小白说道。

“不行,时间太短了。”柳传奇道。

“呵呵,对了,柳老板,我听说们矿上之前的时候,雷管丢失了,前段时间,大通市的一家三口灭门惨案可是雷管爆炸造成的。

那雷管不会就是们矿上的雷管吧?”

姜小白突然话音一转说起了其他。

但是话语内容却让柳传奇大惊失色。

哪个煤矿不用雷管,可是雷管这种危险物品按照规定,都是需要严格的遵守操作规程的,需要有证件的。

不过他们这种煤矿怎么会那么正规,操作都是随便找的人学习考试下来的,基本上什么都不懂。

更何况像他们这种小煤矿管理之混乱,那是出了名的,雷管丢失再正常不过了。

很多人拿雷管去炸鱼的,层出不穷,不过都没什么事。

但是就在他们煤矿雷管丢失一段时间以后,他们煤矿上雷管的保管员就出事了。

因为和岳父家发生了矛盾,所以拿着雷管把自己和岳父一家三口都炸死了。

而作案工具雷管的来历不用说,肯定是柳家煤矿上的。

这种事追究起来当然是大问题,可是如果深究的话,似乎也不是什么事。

毕竟人不是柳传奇杀的,也不是他指使的,各个煤矿管理都比较混乱。

又不是他一家,只能够说他比较倒霉罢了,这件事在他的运作下,后来就不了了之了。

可是现在姜小白旧事重提,如果真的要追究的话,那他们煤矿就需要停业整顿了。

姜小白这已经是直接威胁了。

“姜董,没有证据的事,可不能够瞎说啊。”柳传奇心里发毛,但还是坚持着说道。

“呵呵,我还听说,们那边煤矿上,还有一起塌方事故……”姜小白自顾自的礼遇说道。

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,就让柳传奇给打断了。

“别说了,一天,就一天,我现在就办。”柳传奇慌忙说道。

“呵呵。”姜小白笑着:“柳老板也不要着急嘛,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,还没有实际的证据,等有了实际的证据再说。”

柳传奇腿都在颤抖了,有了实际的证据,再给姜小白时间,有了实际的证据,那柳家的煤矿也要完了。

“不用,姜董事长,那些都是捕风捉影的事,就不用姜董费神了,我自己能够处理。

今天下午下班前,我保证把儿子送进去改造。”柳传奇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呵呵,柳老板不叫我姜小白了,叫我小姜就行,我这个小年轻,怎么称呼都行。”

姜小白还在说话逗弄这柳传奇。

柳传奇满是苦涩的道歉,姜小白才挂了电话。

什么东西,还姜小白姜小白的叫,姜小白也是能够叫的。

这就是煤矿企业,一屁股屎,要是得罪了人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随便一找就是一身的毛病,竟然还养出柳回想这么个二世祖来。

挂了电话,柳传奇就直接开车回家了。

他现在心里一点侥幸都没有了,姜小白出手非常的犀利,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死穴。

如果煤矿真的出事了,那他们一家就全完了,他不敢赌姜小白有没有证据。

那种事只要是想查,就有证据的,一旦姜小白给捅出去了,以姜小白的地位,说话还是有几分力度的,那柳家的煤矿怎么可能能够经得起查呢。